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冠達快運 > 財經 > 商業 > 正文

長租公寓亂象背後,有不良中介成“助紂為虐”的推手

2021-01-08 13:24:12新華每日電訊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佯裝“爆雷”實則卷錢跑路的手段不斷“複製粘貼”

長租公寓亂象背後,有不良中介“為虎作倀”

蛋殼“爆雷”事件,揭開了住房租賃市場亂象的“冰山一角”。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近期在上海、西安等地調查發現,在惡意經營的長租公寓平台背後,部分中介機構成為“助紂為虐”的推手。

借場地、借合同“高收低租”

去年8月,上海居民陳莉(化名)有意出租房屋,一名自稱美凱龍愛家的經紀人鄧陣陣聯繫她,並請她到美凱龍愛家東波路店進行簽約。

鄧陣陣向陳莉出示了編號為0005340的居間服務合同,以及上海孚義房地產經紀公司(下稱“孚義公司”)提供的房屋租賃合同,約定以每月4000元的價格長租一年。

“紅星美凱龍是大品牌,我以為孚義是紅星美凱龍旗下長租公寓品牌,否則我絕對不可能簽約。”陳莉回憶稱,整個過程進行得很自然,門店裏的人也沒有對鄧陣陣的身份提出質疑,“他還使用店內電腦幫我製作補充合同。”

簽約後,鄧陣陣以代配傢俱家電為由,向陳莉索要了3500元,並製作了一張交驗清單列入合同附件;還以陳莉路途較遠為由,讓其將合同複印件帶回仔細閲讀,如無異議由鄧陣陣代簽合同,並支付美凱龍愛家中介費,且由鄧陣陣轉付,以踐行讓“客户少跑路”的服務理念。

具有諷刺意義的是,陳莉事後發現鄧陣陣並非孚義業務員,更非美凱龍愛家經紀人,甚至根本就沒有中介服務資格,只是借用美凱龍愛家東波店的場地。

“他以該公司的名義、合同文本取得我的信任,而且並未為我的房屋添置任何傢俱。”陳莉氣憤地説,後來她從實際承租人處獲知,轉租多次後實際租金是每月2600元。

9月,陳莉發現自己的房產連同多位受害人的房產被美凱龍愛家一起掛出。記者從一家中介獲取的孚義對該房屋的報價單顯示,若中介機構以“半年付,月租3200元出房,可獲50%的中介費”;若以“年付,月租3000元出房,可獲100%中介費”;若以“年付,月租2800元出房,可獲50%中介費”。

“簽約不到兩個月,孚義就跑路了。”到目前為止,陳莉的房屋已被轉租數次,並被改變了房屋用途和結構,自己也陷入了維權無門的困境。

孚義公司跑路後,鄧陣陣交代稱,該公司採用“高收低租”模式,對租客採取明顯低於市場價的方式,引誘他們一次性交1年及以上的房租,然後他們佯裝“爆雷”卷錢跑路。對待房東,孚義則以月付方式、以高於市場價的租金“請君入甕”。

違法成本低,中介有恃無恐

針對假經紀人借場地、以假合同誘騙客户的行為,美凱龍愛家今年1月否認了與孚義公寓有合作關係,也否認向客户提供了相關居間服務,僅僅承認“鄧陣陣是在2020年6月30日與我司建立的合作關係,之前同楊志雄共同供職於長租公寓經營及相關業務公司,此二人涉嫌合謀飛單,我司將予以嚴正對待。”

美凱龍愛家總裁馮全林強調:“我們公司層面沒有任何合作,這都屬於經紀人的個人行為。我們和孚義公司沒有任何合同,也沒有任何實質收入。”

“我就是衝着紅星美凱龍這塊招牌,才放心地把房子交給鄧陣陣的。”陳莉表示,“借給不法分子場地和合同文本,公然在此行騙,為其做信用背書,難道不應該負責任、受到懲罰嗎?”當記者向美凱龍愛家質疑其公司責任時,美凱龍愛家法務部人士表示,該公司對於長租公寓受害者遭遇抱有同情之心,“出於‘人道主義’,我們願意代替業務員退還佣金。”

一家中介門店的負責人透露,孚義業務員每收一套房產,將有1萬元提成。“現在市場上存在不少蓄意詐騙的平台,披着長租公寓的外衣,藉助一些不法中介的力量,‘高收低租’,然後卷錢跑路,並給‘幫助’過他們騙錢的中介機構一定分成。”

目前,孚義註冊地及實際辦公地址均已人去樓空,該公司“爆雷”受害者已達千人。

事實上,自2018年以來,長租公寓平台頻頻“爆雷”。據天眼查統計,全國目前已經註銷或吊銷的長租公寓相關企業約有170家,佔相關企業總量的15%。

從已“爆雷”的情況來看,除部分品牌公寓因為經營不善或盲目擴張導致資金鍊斷裂外,很多長租公寓平台成立的目的,就是為了卷錢跑路,詐騙手法如出一轍。

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合夥人丁興峯律師認為,業務員及中介機構是不少長租公寓詐騙的關鍵環節,警方應將其作為整個詐騙的關鍵環節“一查到底”,施以重罰,追究中介機構及業務員責任,以儆效尤。

詐騙手段為何總能“不斷複製粘貼”

長租公寓涉及的監管部門眾多,“爆雷”後往往出現“誰都能管,但誰都不想管”的情況,給房東和租客留下“一地雞毛”,更讓相關中介機構、長租公寓平台和“助紂為虐”的經紀人逍遙法外,將詐騙行為不斷“複製粘貼”。

記者從上海市浦東新區經偵大隊瞭解到,去年9月底跑路的孚義公司“爆雷”事件至今仍未立案。轄地派出所則認為是“合同糾紛,建議走司法程序。”

在西安、深圳、北京、成都等大城市,近期也出現長租公寓惡意圈錢跑路後,部分監管部門以無法可依、租賃糾紛需自行協商、難以界定企業惡意經營行為等理由,漠視房東和租客合法權益被侵害的現象。

2020年10月,總部位於西安的長租公寓運營商“城城找房”惡意“爆雷”卷錢跑路,部分受騙房東、房客向多方投訴後,問題至今仍得不到解決。

2019年長租公寓企業“左旗”跑路後,數百受騙房東和租客遍訪公安、住建等多個部門,但“派出所建議去法院訴訟”“住建部門建議去經偵報案”,消協稱“缺乏對於房屋租賃的管轄權”……兜兜轉轉,問題至今仍未解決。

記者發現,詐騙者跑路,“為虎作倀”者幾無違法成本,而全社會要為騙局“埋單”的悲劇重複上演,以至於讓行業“小惡”變成社會大患。

北京湘楚朝暉企業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鬍景暉認為,縱觀近年來的“爆雷”案件,肇事者只要卷錢跑路逃之夭夭,高管最多承擔民事責任,如被限制高消費等。“違法成本低、收益巨大,這會讓更多不良企業來鑽漏洞、念歪經。”

微領地社區首席執行官周君強等業內人士認為,監管部門應加強事前和事後監管,對始作俑者和“為虎作倀”者施以重罰、以儆效尤,解決大城市租房痛點。

丁興峯認為,司法機關宜嚴厲執法,不能將住房租賃的詐騙行為弱化為民事糾紛違約,而應提高住房租賃領域違法犯罪行為的成本,在行業內形成有力威懾,切實保障人民權益。

責任編輯:李孟展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